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专题报道

能经天磨乃铁汉——张魁的书艺人生

2016/7/6 14:37:25      点击:

 

  大约二十年前,在北京采访全国政协会,我与时任《陕西政协报》副总编的张魁住一个房间,因而相识。我们在一起谈书论道,皆有相见恨晚之感。
  近二十年过去了,张魁已五十出头,一头黑发掉得稀稀疏疏。这期间,他经历了家庭变故和报社亏损几百万的重大坎坷。但他挺过来了!头发是少了,可人坚实了;岁月是流走了,可收获丰饶了。张魁的经历,正合了一副古联:“能经天磨乃铁汉,不遭人忌为庸才。”
  张魁在这个时代,属难得的复合型人才。作为社长、总编,在经历了亏损的挫折后,他没有趴下,而是愈挫愈勇,最终走出低谷并渐入佳境。张魁还是一位诗人。他每写一首诗都会送我读。他的诗清和醇雅、朴素隽永、古意盎然。
  我说张魁是复合型人才,自然包括前面所说的经营能力与诗词曲赋的撰写能力。对于一种事物,不仅要懂得它的好,而且要能说出它的好来。懂得好而且能说出哪里好来实在是一种大本领。若评论张魁的书法,其关键之处也在这里。我不能说张魁已是当代装裱机书法大家,但我完全可以说,张魁所做的都是在为成为书法大家打基础,就看他今后对自己书法追求的定位了。张魁真、草、隶、篆四体皆擅,尤以行草突出,其中又尤以学于右任草书的作品为最。今年张魁印制的台历上面就有他临写的于右任草书,精彩至极,真是得了于书三昧,用“惟妙惟肖”来形容实不为过。
  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”张魁每次与我见面,总是要说说书法,也谦虚地让我指正。如果要说指正的话,那么,好好地写“于书”就是我的“指正”了。于右任生前曾说:“学我者死。”我曾求教于当代著名书法家卫俊秀:“于右任为何如此说?”卫俊秀先生说,那是他的自谦。天下人都学王羲之,为什么还能出那么多的大书法家?才智高,学谁都能活;才智不高,学谁也活不了。张魁是有才智的,我坚信他一定能完成“像”与“不像”之间的攀越,即我们常说的否定之否定。如此,张魁在书法上的前程一定会更加辉煌灿烂!(左图为张魁的书法作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