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决方案   Solutions
    无分类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解决方案

激情赞颂“阳光西藏”——赏析孙增弟的人物画

2016/1/7 17:10:50      点击:

   

    自上世纪初以来,中国绘画开始注重写实,要求作品具有现代生活气息。于是,许多画家将笔触伸向生活,描绘出一幅幅现代史诗般的画卷。山东画家孙增弟正是从这一路走来。他用饱含深情的画笔绘出了一系列西藏人物画。不同的是,他一反其他画家从苦涩、凝重、沧桑、艰苦的角度画西藏人物的惯例,而是用明快、欢乐的基调表现出西藏人民的喜悦、欢乐和幸福感,画出了自己心目中的“阳光西藏”。
  一、心灵的震撼
  “艺术家的愿望在于他通过对周围世界的感受发掘最动人的情趣,从而显示出自己的理想境界”,这是已故画家张朋先生生前对孙增弟画作的一段恰如其分的点评。
  孙增弟早年于艺术学院毕业后,在《青岛日报》当美编近四十年。2003年退休后,他到自己向往已久的西藏,开始了对绘画艺术的探索。这八年来,每当春节合家团聚时,孙增弟总是背上行囊赶赴西藏,去体验那里淳朴的生活和朴素的风土人情。他既热情地参加装裱机藏族同胞的宗教活动,又经常到他们家里或牧场中,与他们聊天。从他们的欢声笑语和幸福生活中,孙增弟感受到新时代、新社会给西藏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,也感受到他们翻身做主人后的自豪之情。孙增弟的内心也随之迸发出一股激情。他把自己的人物画基调定为“阳光西藏”———用自己美好的祝福、喜悦的激情和艺术的笔墨把藏族同胞的新形象呈现到世人面前。他说,这是一个新时代画家义不容辞的责任,也是对“笔墨当随时代”这一古训的实践。
  二、才艺的迸发
  孙增弟“阳光西藏”格调的形成,既得益于他八次进藏所产生的创作激情,又得益于在这种激情下的才艺迸发。
  孙增弟是一位具有扎实功底的画家。他画国画,也画西画、年画、速写、素描等。他的西藏人物画创作融入了自己的“十八般武艺”,做到了三个“融合”。一是花鸟画与人物画技法的融合。他将花鸟画中水墨淋漓的效果和“没骨”画法与人物画的严谨有机地结合起来,使其人物画既不悖古法又不失灵动。二是中西融合。他将西画中的光影技巧和素描、速写中的一些技法运用到人物画创作中,如借光影、明暗关系来强化人物形象在画面上的空间感、立体感,使画中的人物更加真实生动。三是感情与笔力的融合。他善于观察生活,将八次进藏产生的创作激情融入笔端,使画作有一种笃厚的内美。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孙增弟的速写。四十年来,他画了上万幅饱含心血的速写作品。扎实的速写功底使其人物画摆脱了程式化表现,达到了一个新的写实水准。他说,他的速写功底让他在西藏人物画的创作上发挥出了个性,让他在真实反映藏族同胞的生活上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  三、艺术的升华
  大凡有思想、有创见的画家都以写心为上,其画作是他们内心情思的外化。孙增弟是一个学者型画家。他的西藏人物画正是他在笔墨中尽情抒发自己意象的“心象”之作。
  赏孙增弟的画作《高原牧歌》(见上图),一位满脸洋溢着幸福、欢悦之情的藏族少女一边放牧,一边欣赏着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自然美景。她禁不住内心的喜悦,放喉歌唱,似在歌颂美丽的高原风光,又似在歌颂牧民们的幸福生活。她身后的牦牛似乎已陶醉在她的歌声里。再赏其《暖阳》(见左图),在一轮红日的照耀下,一对母子穿得暖暖的,正在赶路。孩子坐在母亲的肩膀上,露出纯真的表情。整个画面紧扣主题,洋溢着温暖、祥和的气息。
  另外,藏民们开轿车、骑摩托车、打手机的现代生活场景也被孙增弟绘入他的“阳光西藏”系列作品中,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孙增弟爱上了西藏,同那里的藏族同胞成了朋友。他的“阳光西藏”不仅描绘了西藏人民幸福的今天,而且也是对藏族同胞未来生活的美好祝愿。